谢烨父母 谢烨给她父亲张生同的最后一封信

2020-03-12 - 谢烨

爸爸:你好,我总是没有时候好好写写,我是瞎忙,帮助他弄事业,其实多可笑!把儿子差点扔了,当然,扔不了。因为不想扔,差一点儿。

谢烨父母 谢烨给她父亲张生同的最后一封信

他是不想自己活的,现在又有别的事,他也不会让我离开他,我现在想走了,尽管我还是对他的许多东西赞赏不已,但是要全部放弃生活是不可能的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我这一决定无异于要他的命。(也是他本不想要命了)我才这样做,真真无可奈何。 过生日收到您的信,很是高兴,世界之大除了亲人还就没别的了,我这人小气,感情太重。

谢烨父母 谢烨给她父亲张生同的最后一封信

我想他是难得的天才,可是生活中没有他,我无法再和他这样下去。故而天知道会怎样,因他不容木耳,我定要和木耳一起。 打算9月初经美回新西兰,我决定10月底离开他,这是我和他都明白的,只是他不让我这么说(不说对他好。我是忍不住的,总想让他明白),但不可能。他能把人折磨死。

谢烨父母 谢烨给她父亲张生同的最后一封信

我又不喜欢吵架!故他知道我要走,但不知何时,怎么个走法。我也不知道上哪去,钱不是重要的,本想先回趟家(就是去你那),然后回新,想让木耳学学中文。还不知能不能成。 他有点钱,我不想带,无论如何我觉得他不如(我)生活能力强,给他留着吧,其实在外国也不算太多。

谢烨父母 谢烨给她父亲张生同的最后一封信

我只是怕他追我,用这些钱折腾我,这很讨厌。到时再说吧。你如给我写信就写到小弟①那,9月底我就见他了。谁都会帮助我。 我是想要木耳和生活的自由。在这方面他太可怕了。

谢烨父母 谢烨给她父亲张生同的最后一封信

当然不要对外人谈,我从未谈过。 三月就想回去了,可是他要死的样子,我真怜惜他,说是陪陪他。现在如果我要死他一点也不会动心的,在感情上,他总觉得别人是应该的。铁石心肠。也罢,说走了,真怕我再心软,当然不会,木耳已经无处呆了。 我想你们。

相关内容
  • 梅姨案受害者儿子被找回 一人的母亲改嫁父亲已自杀

    梅姨案受害者儿子被找回 一人的母亲改嫁父亲已自杀

    2020-03-10

    本月13日,神秘人贩子“梅姨”案才有了最新进展,警方通报已找回2名被拐儿童。同案被拐儿童家长申学良称,这2名儿童不包括他儿子。申学良说:“我呼吁买我儿子的这户人家能联系我,我愿意谅解他,不追究任何责任

  • 毛坦厂中学升学率吓坏父母,不少父母都说是奇迹发生!

    毛坦厂中学升学率吓坏父母,不少父母都说是奇迹发生!

    2019-02-12

    近几年来,只要一到高考季,就有一些永远讨论不完的话题,“衡水中学”和“毛坦厂中学”就是里面的代表了。这两所中学都已超高的升学率,并称为高考工厂,后者更甚,号称是“亚洲最大的高考加工厂”。这两所中学被很多家长趋之如骛。

  • 梅姨案找回儿童父亲已自杀 孩子找到父亲却已跳火车自杀

    梅姨案找回儿童父亲已自杀 孩子找到父亲却已跳火车自杀

    2020-03-10

    梅姨案找回儿童,孩子找到父亲却已跳火车自杀,愿每我们的孩子不受伤害,每一个孩子都被温柔以对!最近,一则关于梅姨案的新闻迅速登上热搜。梅姨,真实姓名不详,平时以做红娘为生,暗地里倒卖孩子,涉嫌多起拐卖案

  • 沈葆桢:中国船政之父

    沈葆桢:中国船政之父

    2019-02-27

    沈葆桢(18201879),福建闽侯人,字幼丹,又字翰宇。道光二十七年(1847年)中进士,授编修,升监察御史。早年追随曾国藩镇压太平天国,曾任赣南总兵、江西巡抚。1867年,在左宗棠的推荐下,任福建船政大臣。

  • 广州市南海中学怎么样,校长谢虎成:任重致远

    广州市南海中学怎么样,校长谢虎成:任重致远

    2019-01-29

    有这么一句流行语“你的心有多大,舞台就有多大”。对于求学的莘莘学子来说,学校就是他们挥洒青春的舞台。那么,在这个舞台上,学子们如何才能成就更好的自我与未来呢?广州市南海中学校长谢虎成给出的独特见解是“未来社会是一个合作共享的社会。